教育

书画市场掀起“赌博士”热潮-云乐导购网商城

字号+作者:艺术战争 来源:艺术战争 2018-11-06 00:00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导读:近期,以“博士”为名目的展览越来越多。此种现象褒贬不一,有尖刻的评论甚至称:艺术市场正在从“赌主席”向“赌博士”转型。书画博士缘何成为展览的宠'...

原标题:书画市场掀起“赌博士”热潮

(导读:近期,以“博士”为名目的展览越来越多。此种现象褒贬不一,有尖刻的评论甚至称:艺术市场正在从“赌主席”向“赌博士”转型。书画博士缘何成为展览的宠儿?书画博士高等教育的定位和宗旨是什么?书画博士在潜心治学和走向市场之间如何权衡?书画博士队伍的壮大为艺术生态及其发展带来怎样的影响?)

书画市场掀起“赌博士”热潮

山东青州,作为传统书画的一面旗帜,从上世纪90年代 始,已经自发式成规模地组建起画廊集群,优先获得了书画市场的话语权并奠定了其龙头老大的“江湖地位”,于是有了“全国书画看山东,山东书画看青州”的行 业俚语。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3年,青州已有700余家画廊,从业人员3000多人,书画创作人员近20000人,青州书画市场交易额在全国中小城市中排名第一。

艺术品有别于一般商品,其价值很难估算,不可量化。在既往经验的分析和总结中,画廊从业人员发现了某种潜在规律:来自体制内的画家的作品通常比在野画家的作品卖得好;若同属体制内画家,则谁的头衔级别高,谁的作品卖得贵,屡试不爽。在上述“市场真理”的指导下,青州画廊集群逐渐明确经营方向——签约代理体制内画家作品,于是,体制内画家作为一支优质股,在青州备受追捧。同时,青州还组建了各种民间画院、协会,自主为非官方画家加冕,借此获得更大的盈利空间。

随着礼品画市场的成熟,青州画廊在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高头衔画家的作品价格也随之迅速上涨,其代理成本也越来越高,动辄上千万的年度签约费用迫使很多画廊不得不联合坐庄才能承担其重。在画廊盈利速度逐渐跟不上画家涨价速度的情况下,青州画廊主不得不集思广益,再创旷世绝招!

然好景不长,令青州始料未及的是,随着国家新领导班子的确立,“反腐风暴”席卷而至,原本以高端礼品画为主要进项的青州艺术市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大量的画廊的确受到严重冲击,绝大多数“名人字画”折后也鲜有人问津。

经历了大起大落后的青州,显然意识到高头衔已经无法实现画廊持续盈利的目的。事实上,在国家机器强力矫正和艺术市场自律规则的影响下,当下的中国艺术市场步入了一个趋于理性的调整期。礼品画的大幅度跳水,一定程度上肃清了从业者的投机行为,并迫使画廊经营方向发生转型。

“学术”,这个看起来就很高大上的单词,似乎成为转型过程中青州画廊集群找到的又一突破点。那么,什么样的作品才是“学术”的?青州给出的答案是—— “博士”!

于是在前不久的“学术青州”大型论坛中,青州从全国各大美院、艺术研究院等机构邀请了一大批美术博士,组织了号称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质量最高 的中国画博士论坛之一。这一批会画画的中国画博士——站在中国画“学术金字塔”最顶端的人,俨然成为青州画坛新征程的重要砝码。

但我质疑的是,由青州营造出的“博士=学术”的标准公式是否能放之四海而皆准?如果按照这个逻辑,那么美术批评家、艺术史学家或者是这些博士的博士生导 师才应该是艺术大家才对,然而事实上,细数中国历代艺术大家,绝非都是专业的高学历出身。四僧的艺术成就绝非是宫廷四王所比。巨然和齐白石,前者是佛门大 和尚,后者是乡野小木匠,但两者都是中国美术史上不可回避的两座高峰。近现代不胜枚举的艺术大师我也没有听说哪一位是博士毕业呀。

简单地将“博士”等同于“学术”,实际上又陷入了头衔等同于“市场”的误区,实在让人啼笑皆非。或许我是杞人忧天,运作博士绘画也非不可,要知道博士里面也还是有一些画得不错的画家。但真要把所有经营思路盲目建立在博士身上,无疑是冒险的。折腾一圈回来消耗了精力、银子,还有大把的宝贵的光阴。

作者:贾廷峰

(“全国书画看山东,山东书画看青州”。青州书画市场开始了新一轮的豪赌,青州画廊疯狂押注书画博士。但我质疑的是,由青州营造出的“博士=学术”的标准公式是否能放之四海而皆准?简单地将“博士”等同于“学术”,实际上又陷入了“市场”的误区,实在让人啼笑皆非。把经营思路盲目建立在博士身上,无疑是冒险的瞎折腾。)

书画市场热炒博士

“妙品醉风情——十二位博士作品展”“本份——2015跨媒体艺术学院博士毕业展”“中坚力量——中国国家艺术网首届博士书画精品邀请展”“今朝风流——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五人书画作品展”“铁画银钩——书法博士四人展”“三人行——京师三博士书法展”“格局·格调——首届中国画博士学术邀请展”……近期,以“博士”为名目的展览越来越多。此种现象褒贬不一,有尖刻的评论甚至称:艺术市场正在从“赌主席”向“赌博士”转型。

书画博士缘何成为展览的宠儿?书画博士高等教育的定位和宗旨是什么?书画博士在潜心治学和走向市场之间如何权衡?书画博士队伍的壮大为艺术生态及其发展带来怎样的影响?

博士不少,归属不一

中国古代即有“博士”一说,设立专门官职的,如西晋“书博士”、隋唐“书学博士”、北宋“书画博士”,米芾即是其中佼佼者。据研究者考证,徽宗朝“崇宁三年六月壬子建算学、书画学”。当时的博士是官职,而非学位。

中国自五四之后开始采纳西方教育系统,20世纪80年代初建立硕士、博士学位制度。很长一段时间,国家教育学科门类只有哲学、美学、历史、文学等,艺术学、设计学是后来才加的,在此之前,招生的书画博士点只能附属于其他学科门类。

中国美术学院(原浙江美院)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设立美术学理论博士学位,首都师范大学于1993年率先取得美术学专业书法方向博士授权点。各大院校相继获批招收书画博士。学位设立初期,招生数量很少,一位导师每年也就一个名额。随着高校扩招和博士点的增加,博士总数蔚为可观。

据悉,全国招收书画博士的高校分综合类、艺术类和师范类高校三类。绘画类博士归属相对统一,多为艺术类美术学方向。而书法类博士归属不一:综合类院校书法博士多为历史文献学、文学、哲学、美学等研究方向;艺术类院校书法教学单位相对纯粹,多为美术学或艺术学理论学科中的艺术学门类;师范类院校如首师大、北师大早先在教育或文学系统招收书画博士,后多归属为艺术学科。

“目前我国书法博士招生有些乱,因为有些学校没有书法专业博士点,就只能在文学、哲学、历史学、传播学等等博士点来招生。”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书法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倪文东说。

《美术文化周刊》记者了解到,全国招收书画博士的院校、研究机构约有30所,单独设有书法博士点的高校约有20所,包括中国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艺术研究院等。各个博士点招生数量不等。例如:中国国家画院每年绘画创作方向博士招收七、八名;西安美院每年招收13名,每个导师名下2个名额,在校博士共40名左右;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书法文化研究院至今已毕业博士59名,7位博导每年博士招生总额为2至6名;北京师范大学2012年后在艺术学方向培养书法博士,现已毕业3名,在校6名。

据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张晓凌介绍,他在中国艺术研究院招了6年博士,培养人数接近60人。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则表示:“我一个人一年能辅导两个博士就很吃力了。”

“西安美术学院在校的书画博士现在有40名左右,学制虽三、四年,但很多博士不能按期毕业,学业压力很大,毕业不那么容易。”西安美术学院研究生处处长武小川向记者表示。

小心把学问“炒”没了

在展览多如牛毛且同质化严重的当下,以“博士”为名目的展览的确颇具新意。吕金光认为书画博士群体寻求展示自己的平台无可厚非,应鼓励支持高校博士毕业举办个展,接受专业教师和社会的指导也是一种有效方式。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晓华对书画博士参加“国展”比较了解。他说:“书画博士与在某一书体方面和国展脱颖而出的作者相比,不如后者表现更加精细化,但高校从理论到实践,综合能力更强一些,所谓‘博涉多优’。”

“我本身也参加过荣宝斋的博士邀请展,其中有不同地区、不同导师、不同年龄等等考虑,不能一概而论。博士群体有学术价值,今后会成为书法家中重要群体,但是博士只代表求学经历,不能代表学问和艺术水准。社会重视书法博士是好事,但是博士自身不要唯利是图,不要把商业利益凌驾于学问和艺术能力之上。”朱天曙说。

但有论者对“炒博士”背后的市场运作表示疑虑。艺术经纪人贾廷峰表示:“我觉得博士做自己的展览有他们的选择,但博士噱头没必要。博士书画家也有几个高手,但大多数都有其导师的影子,这很要命。我以前为农民、和尚、道士等等做过展览,其实身份、地位不重要,重要的是作品的生命力和感染力。近现代不胜枚举的艺术大师我也没有听说哪一位是博士毕业呀!”

许江说:“炒博士现象完全是没有搞清书画博士是做什么的?理论研究啊!博士只是在理论、思想、文化层次上可能达到中国书学、画学的高峰。”在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艺术史和伦敦苏富比学院获得艺术与商业双硕士的杨好认为,艺术市场对博士的追捧是因为我们缺少对艺术品本身及艺术价值判断的一个系统,这个系统是一个知识权力系统,而非头衔权力系统。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艺术博士的设置应是为了以学术为目标的人们更好地进行专门研究,他们的研究领域应是更专业化、更窄域化的。而中国大学与艺术市场的高速接轨,使“博士”变成了一个工业化、很“好用”的头衔。

“不要讲博士头衔了,连代表、委员等也用来包装书画家,艺术水准和政治能力有什么关系!”黄惇认为,博士应该是专门的专门、精英的精英,一个博士最起码的是有丰富的学识,能够传承中国传统的文化研究,毕业后也仍然在努力研究,而不改学者本色。

丛文俊对“炒博士”现象不以为然。“博士学位算是奇货可居,我的学生也有参与其中的,虽为少数,在微信也偶尔能看到。现在的炒作其实各行各业都有,我理解但是不支持。说白了‘炒’的目的还是为了功利。参与到书法圈子或者外围的书法人都是有文化和审美能力的,不是‘炒’就有人信,也许暂时因为炒作挣点小钱,将来就有可能把自己坑了,坏名声就出来了。”丛文俊的老师曾告诫他几年内要读多少书,不能马上发不成熟的文章,他希望以此劝勉学生。

张晓凌对此表示很痛心:“一些商人、掮客拿博士去炒作,我认为是非常丑恶的现象,有些博士迫于压力、挡不住诱惑而大大折损了创作力和博士的名声,是对制度、学校,也是对自己的不负责。学制只有三四年,时间很紧张,进入博士阶段学习不容易,把主要精力放在市场岂不把自己辜负了,专心做学问还来不及呢!几代人奋斗多年培养书画创作方向的博士,是为了进一步提高其书画创作力水准和修为,结果成为一种赚钱工具。用我导师王朝闻的话说就是:悲惨啊,悲惨啊!小心把自己学位炒掉了,学问炒没了,人品炒低了。”

在潜心治学和走向市场之间如何权衡?首都师范大学博士生李洁说:“浮躁的风气、短浅的目光只会让书画流于技巧的卖弄,与艺何益,与人何益?”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书法博士生王高升表示:“艺术至上和学术至上是书法从业者的天职,应该保持充足的主体性和独立性,而不要让艺术、学术做名利的奴隶。”首都师范大学博士生赖以儒说:“我想书法博士若能在对书法的审美引领上趋向于优雅高贵,对书法经典的意象、境界、风格结合具体形式构成上能清晰地呈现,并在尝试新的书法样式等方面做出努力,便是艺术担当。“

查律认为,书画博士通过“炒”能将作品转化为商品,带来收入,这是很正常的。关键在于书画博士本身能够经得起“炒”,不因为“炒”而改变初衷,能够立定脚跟才能有自己的学术前景。曲阜师范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朱乐朋表示:“书法界某些名满海内而叩之空空的人不少,确实让人不屑一顾。治学踏实,谦逊低调才是我们应该遵循的。”

作者:闫敏

。。。 。。。 。。。 。。。

1.UU头条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UU头条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UU头条",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UU头条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