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张景娟辞职了,我不敢!-94007匪徒在线

字号+作者:孤烟直 来源:孤烟直 2018-10-12 08:09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作者:若师老师 又一名叫张景娟的老师辞职了。 我数遍读她辞职的原因,然后沉默。 我不相信,除了辞职的这位女教师,那里所有干了十九年、二十年的“教师”职'...

原标题:张景娟辞职了,我不敢!

作者:若师老师

又一名叫张景娟的老师辞职了。

我数遍读她辞职的原因,然后沉默。

我不相信,除了辞职的这位女教师,那里所有干了十九年、二十年的“教师”职称都是最低的二级,打卡工资2600元。而一个教学成绩突出,荣誉证书一大堆,教学观念新颖的教育者竟被生生关进阳光照射不到的学校整整十九年,而今还拿着二千六百块钱的工资,多么令人发怵啊

十九年里,她和大家一样在热情工作,痴情等待,等待自己在教学中用不一样的精彩课堂而绽放光芒被领导注意,等待有一天自己的工资能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下涨到能够养家糊口,等待有一天能如愿的评上自己应得的职称级别,等待……但都没有!

在深山沟壑里萌发的雏菊,即便她用尽所有的馨香来向世人展现,进而出类拔萃。终因地处偏僻,离人太远没有人能嗅得着,看得到。偏远地区的教育,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如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教师响亮的讲课声一样传到天宇,让所有人都听到?我与她何尝不是一路人!

我作为教师,我能做什么,说什么?

常言说,同一片天空下,即便有阳光普照,照不到的角落滋生的霉菌不都是一个样!我也常常想,自己的心境渐不如往日神怡心静,而今却不知不觉多了些沉思和无奈。

相比之下,我比她幸运,我教龄二十年,工资比她高了四五百,周末可以乔装成有钱人的模样,逛逛超市,溜达溜达装乌龟、螃蟹、牛蛙和一些叫不出名字的水生物的玻璃缸,只看不买总可以的,但壮胆能吃上一顿带腿的鸡肉,或鱼腹肉,或猪的脊背肉,还是蛮不错的。

以前有一篇文章写一个种葫芦的人,葫芦的叶子生虫子,旁人劝他治一治,他却说,我要的不是叶子,是葫芦。多么直白的表述和想法。种葫芦的人行为虽然不值得我们的借鉴,但他话不隐瞒。对于今天现实社会中的老师来说,我们干着太阳下最光辉的事业,有人喊着响亮的口号:你们要是名誉,物质匮乏点没关系!

事实是这样的,我们真的无法改变。

当你无法改变事实时,只有改变自己!

我作为千千万万教育者中的一员,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老师。我用几十年的时间读自己,用自己的时间读别人,读来读去都品不透做老师的人生百味。只有让柔软的心境漫过山,淌过河,漂向远方。

对着天空宣誓:我不会辞职,哪怕我终极一生的贫穷下去

1

因为我不能。

有些事你无法懂,有些事你不能做。我没有辞职的想法,因为我不能想,更不能做,不能让长眠于地下的父亲失了他对女儿的守望

我是父亲守望中的幸福。

八年前,父亲看着我在教书中的奔波和辛苦,但他很开心。因为我是贫穷的村子里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吃着国家的“皇粮”!二十年前,父亲患病的四五年,我在学业里挣扎的四五年,父女生活中的插曲息息相连。因为父亲的病及家里情况让我难以从家里出发坐到教室里安心学习。

病榻上痛苦的父亲,病床前彷徨的我。我在泥泞不堪的乡道上奔波跋涉,父亲愿意在漩涡里等待幸福。

那一年,我带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和战战兢兢的心走进考场,我怕黑色的七月又宣判我黑色的夜。

骨子里,我不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只信上天闭了眼,让我溜进师范学校的大门!考进了师范,即将成了一名人民教师,父亲开心的彻夜难眠。

九月一号,父亲拖着稍恢复的病体站着六七十里的农班车程到县城,然后下车扛着我沉重的行囊,大踏步走在我的前面。他背上的行囊重如泰山,他的脚步却力透山顶。我至今难以忘怀!

随后的无数个周末,黄昏下的村口立着一位老人,那是我的老爹,他在等女儿“饱学”归来。

上班了,开始拿到属于自己的一份工资。攥着从会计那里领来的大大小小一摞不厚的纸币,我才觉得自己活的像个人样。

在我刚刚拿到自己的一个月二百多块钱时,除了自己吃饭,还没来得及好好孝敬他时,父亲走了,走的令人心痛不已。

他在的时候时刻不忘叮嘱我:“有一份工作就要把它干好,不要以为教书了,自己就什么都不学了,要多请教别人!”

我乖乖点头应许:“小的明白!小的绝不反悔!”

我的承诺伴日久天长,待海枯石烂。

我想,我就是饿死、累死也不会退缩,何况我现在还饿不死呢。

2

因为我不敢。

除了教书,我能干啥,又会干啥?

如果我选择了辞职,我拿什么来养家糊口?二十年,二十年的时间过的再快或再慢,再美的容颜也已退,再旺盛的精力也耗尽,身无一技之长的我又怎么再坐苦禅凝一身于清静,练就一身其他本领!

脱离这般“苦海”,人生何尝不是处处有“苦海”

再说,二十年,从开始到现在满打满算,一年工资两万多块钱(只是最近才涨了些),二十年除了吃喝拉撒、人情往费、乱七八糟的开支和如月必还的房贷,我能存款多少?腰缠几贯?更何况如今的我早已经身无分文,即便再过十年、二十年存它个十来万,谁又放心让脑袋常犯傻的我来打水漂?

张景娟辞职,她久经百战的磨练后的深思熟虑的抉择,她今后靠“舞文弄墨”,可以东山再起。而我呢?我一无所长!

所以,我不敢辞职,不敢冒险尝试“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不敢丢了这份“旱涝保收”的工作,不敢丢了老了还指望它养活的这份浸满汗水、泪水的工作。

3

因为我不舍。

我不舍离去,是舍不得离开脚下站了几十年的讲台

因为自己没出息,因为没有“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胆魄和勇气。只有围着家里的两个“拖油瓶”,只有迎来一届又一届铺天盖地涌来的别人家的孩子,我别无所有。

这个世界,有女人依赖男人,有男人依附女人,小孩依靠大人,大人依托孩子……我拿什么来独立过活?身为几十年老师的我,除了站在讲台上,手拿课本,目视学生,渴慕知识,与同事为伴,与学生为伍,再没有什么让我活的“幸福而充实”的了。

我的幸福来源于孩子们那天真烂漫的笑脸,只有从他们的脸上我看到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只有他们为我围起来的世界是没有戒备的世界,在成人的世界里穿行像我这样的傻呆样只会迷路。我不想让自己在大街上擦着成年人的泪水,在哭。

所以我不舍。

天下征程千万条,谁都有权利选择适合自己的一条。

天色已晚时,莫待明儿再出发!

来源:教师的名义微信公众号

大学生乐读——读书读人读世界!中国大学生读书情感生活第一自媒体!没有无聊的鸡汤,直面当代大学生读书情感生活的困惑。如果你有困惑,请关注大学生乐读。大学生乐读与您一起成长,从心灵到身体。更多内容微信搜索大学生乐读即可关注!

不会教孩子,就看新父母——新父母在线为阅读量1.5亿+的搜狐自媒体人孤烟直创办,全国最有影响力的亲子教育公众号!新父母在线每天都会带给你最有用的亲子教育干货!投稿、合作请加微信d15391559533。微信搜索新父母在线即可关注!

1.UU头条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UU头条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UU头条",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UU头条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