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宋代笔记中三个美妾五十万的骗局:祥宏讲夷坚之郑主簿

字号+作者:乐艺会 来源:乐艺会 2019-03-16 07:12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看起来大功告成的孙朝请,在一个黄昏请郑主簿喝酒,跟他说:“我想买两个小妾,但前一段一直跟官府拉关系,很多事情都没处理完,现在朝廷的任命书已到,即使如此,去明'...

原标题:宋代笔记中三个美妾五十万的骗局:祥宏讲夷坚之郑主簿

宋代段子:“仙人跳”这种骗局只有高等级文明才玩的出来。它需要周到细致的策划、组织和落实,简直是在演一场真实的电影,剧本、导演、演员都必须是专业的。《夷坚志》若干“仙人跳”的故事侧面反映了宋代的文明程度。

郑主簿来自祥宏讲夷坚

00:00

11:57

【原文】

浙西人郑主簿赴调,馆于清河旅舍。继有前衡州通判孙朝请者,宣城人,来同邸,郑居楼上,孙居下,晨夕数相会。

孙君容状洒秀,携秀送还,数兵皆谨饬,遍投五府呼召劄,数日间,皆得见,不旋踵。大程官持省中贴子来,询索阙次,孙先具名郡,换易至三,遂除建昌军,既受命,顿日陞对。

尝以黄昏时邀郑小饮,语之曰:“此来欲买两妾,正以干扣小累,未敢辄为。今虽以冒除书,然自度出入里陌亦不便。恰闻吴知閤宅同出三人,只在近处牙侩家,欲乘夜往观之,吾友能同此行否?”郑欣然承命,即俱出到侩处,其一少艾有乐艺,而价才八十千,其二差不及,而为钱皆四五十万,扣其故,曰:“少者受雇垂满,但可补半年,故价值不多。彼二人则在吴宅未久,当立三年券,今须评品议直耳。”孙于是以六百千并买之。郑以八十千不多,且又美色,姑欲如其说。候相处及期,别于为市。探囊取楮币付侩,而怀吴氏券与妾归。孙以万钱为定,候明成约,竟得之,皆喜其圆就之速,更置酒款昵,继如姻旧。

经三日,郑至部前书铺家,嘱孙君为莅察房舍,到晚还邸,登楼不见妾,遽趋下欲与孙言,其室空无人,不胜骇窘。检视行箧,箧内贮白金及楮帛甚富,悉无一存。元置床上,乃从壁背一房,穴破其后而取之,是以仓卒不能觉。

旋访元侩家,其曩昔买妾处,蓋一酒肆耳!洎访孙君踪迹,所谓官称及省吏堂帖之属,皆恶子共为之。彼知郑生厚藏,故设谋宛转如此。

橰侄时在临安,亲见之,淳熙末年事也,但孙、郑姓名乡里未审。

【白话语音文字版】

浙西人郑主簿来到京城临安调官,住在清河旅舍。后来有个前衡州(湖南衡阳)通判孙朝请也来此住店。据说这孙朝请是安徽宣城人。郑主簿住楼上,孙朝请住楼下,两人早晚都会见面,关系处的不错。

孙朝请看起来潇洒倜傥,人很外向,好像关系很广,每天看他迎来送往的。他也经常出门会朋友,自己还有好几个勤务兵,这些小兵服侍殷勤周到。孙朝请在临安各个官府似乎都有人,他也是来调官,经常跟官府有公文往来。没几天,孙朝请好像就把所有官府重要部门都走了个遍,建立了联系。没过多久,有个官员拿着文件来了,上面写着各个部委、地方的官职缺位,那意思让孙朝请随便挑。孙朝请先选了一个名郡(做太守),后来不满意又换了好几次,最后定下来做建昌军(江西南城)太守。朝廷的任命下来了,也马上走了“升对”手续。

看起来大功告成的孙朝请,在一个黄昏请郑主簿喝酒,跟他说:“我想买两个小妾,但前一段一直跟官府拉关系,很多事情都没处理完,现在朝廷的任命书已到,即使如此,去明目张胆去买小妾让街坊邻居看到也不太合适,我刚刚得到一个信息:吴知阁(阁门司的主官)家里要转卖三个小妾,这三个女人都在牙侩家里,我想趁天黑过去看看,你愿不愿意跟我一块儿去?”郑主簿说:“好啊,我跟你去吧。”

两个人来到人贩子家,那儿有三个女人,都很年轻,且有才艺。其中一个只要价八十千钱,另外两个则各要四五十万钱。两个人寻问原因,人贩子说:“便宜那个是因为合同还有半年就到期了,另外两个定了三年合同,她们刚到吴家不久,所以卖价贵。”孙朝请最后确定一个价格:六十万钱把那两个贵的女人买下来。郑主簿怦然心动,他就用八万钱把那便宜的女人买了。三个女孩同样漂亮、年轻、有才艺。明摆着郑主簿占便宜了,他心里盘算:八万钱买个漂亮女人,相处一段时间以后,不满意的话我还可以再把她卖了。于是郑主簿掏钱给人贩子,带着吴家的卖身契和那个小妾回旅店了。孙朝请现场付一万钱定金,约好明天订立正式合同。

后来这事儿都办成了,很圆满、顺利、迅速。孙朝请还跟郑主簿一起喝酒,两人关系更好了,就像亲戚一样。就这样过了三天,有一天,郑主簿到吏部门口的书铺办事,临走前叮嘱孙朝请帮着照看一下房间( 和小妾)。等忙完了一天,郑主簿回到旅店,一看 小妾没在房间。他赶紧下楼找孙朝请,孙的房间也空无一人。郑主簿既震惊又窘迫,然后再看自己的行囊,本来里面有很多银子、纸币现金和布匹等值钱财物,现在什么都没了。这个行囊本来是放在床上靠墙位置,郑主簿此时发现墙上有个洞,那是隔壁房间打通过来的,行囊正好挡住了这个墙洞。

他赶紧再去找那人贩子家,到了以后,发现 那儿根本不是人贩子的家,而是一家酒馆。骗子们那晚是租了此地演戏哄他。郑主簿再去追踪孙朝请踪迹后发现,他跟官府交往的那些文件全是伪造的。原来,他们知道郑主簿有钱,所以精心设立了这个骗局。

洪迈的侄子洪橰当时就在临安(杭州),亲眼看到此事。这事情发生在宋孝宗淳熙末年(淳熙最后一年是1189年),只是孙朝请和郑主簿具体的名字和籍贯都没记下来。

【祥宏点评】:主簿是县里的第四把手,朝请指的是“朝请大夫”,从五品,官职不小;故事描述了宋代官员 一个重要的生活——三年一来京城调官。骗子们正是了解了“调官”的主要程序和官员的基本状态(都带着不少钱),有针对性的下手行骗;“升对”可以理解成官员被任命为以后,临赴任前要见一下皇帝或者吏部主管官员,经过一番“ 希望官员廉洁奉公”之类的 叮嘱,一个外地到京城调官的官员,就算完成了“升对”程序,等于圆满完成了调官任务;郑主簿买妾心理比较阴暗,用现在话讲就是玩儿腻了再给卖了,中别人的奸计也是咎由自取;《夷坚志》记载了很多“仙人跳”的故事,各种利用“女色”的骗局,这故事也是其中一个。“仙人跳”类型骗局的特点是精心设计、全员演戏;知閤,指的是閤门司的主官,朝中比较重要的官员,掌管朝会、宴享礼仪。

(文图说明:《夷坚志》原文电子版文字主要来自“龙的传人”博客-特别致谢!再经中华书局出版的《夷坚志》校订;全部图片来自网络。)

《夷坚志》简介:

宋代大文人洪迈编撰的《夷坚志》是中国古代志怪笔记小说的顶峰。它卷轶浩繁,包罗万象,流传至今仍保存了206卷共2600多个宋代事件,是中华传统文化最伟大的宝库之一。

《夷坚志》的时空观深契佛法,与宋代文化领先世界的历史地位相一致。它表面看是一本奇人、异事、神怪大全,本质上却是最真实细腻的宋代社会生活实录,极具文献价值。

宋代社会生活塑造了此后中国人的心灵格局,《夷坚志》仿若是中国人的心灵大海。人们平时沉浮其中,茫然不觉,一旦凝神静思就会发现:

天下没有新鲜事,一切尽在《夷坚志》。

1.UU头条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UU头条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UU头条",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UU头条编辑修改或补充。